欢迎进入昊鑫官网

电话订购 · 意见建议400-861-5108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科学家发现癌症转移的细胞学机制

2016年05月17日

黑色素瘤作为最严重的皮肤癌,是预后较差、最容易扩散和转移的癌症之一,目前虽然有治疗黑色素瘤的有效药物,但并不是对所有患者都管用。西班牙抗癌协会的数据显示,西班牙每年新增大约3600例黑色素瘤患者,由于暴露在阳光下的时间增多,最近几十年这一疾病患者人数在不断增加。

马内尔·埃斯特列尔是加泰罗尼亚贝尔维切生物医学研究所肿瘤表观遗传学和生物学项目主任,专攻黑色素瘤研究。他将病人的原生肿瘤样本与转移肿瘤样本进行比较,发现有一个基因存在改变。埃斯特列尔说,“它叫TBC1D16基因,当它从‘沉睡’或者不活跃状态中苏醒时,肿瘤转移之门就打开了”,“它就像一个灯泡,点亮后指引着肿瘤细胞从原生肿瘤逃离到别处”。

这个“沉睡基因”在整个机体中TBC1D16处于不活跃状态,除非当它处于某种神经细胞或者某些干细胞内时,在这些细胞内,它负责调节细胞内信号传导渠道:当出现外部信号时,它就像保安一样,负责将信号传递到细胞内。具体到黑色素瘤,研究人员发现,这个基因负责激活两种致癌基因BRAFEGFR,使得健康细胞变成恶性细胞,最终使肿瘤扩散到其他器官。

目前不清楚这个“沉睡”TBC1D16基因为何会激活,但是埃斯特列尔及其研究团队发现,它在原生肿瘤中是不活跃的,但是突然它在少数细胞中开始活跃。“或许这是随机发生的,但是因为它能够让肿瘤细胞转移,带有这个激活基因的细胞开始分裂,而正是这些分裂的细胞导致了扩散”。

这项研究的另一个伟大发现是,发现肿瘤转移完全依赖于致癌基因BRAFEGFR,而目前针对这两种基因已经有了相关抑制剂。埃斯特列尔说,“我们可以把药物混合使用对付转移,因为它们一起使用时具有协同效应”。

如果能够抑制这个机制,那就可以彻底避免肿瘤转移,从而大幅减少皮肤癌的致死率。虽然研究针对黑色素瘤,但是可以证明这个“沉睡基因”在高发的结肠癌和乳腺癌中同样扮演肿瘤转移向导的角色